<strike id="1jhz9"></strike>

    <thead id="1jhz9"><thead id="1jhz9"><cite id="1jhz9"></cite></thead></thead>

      <noframes id="1jhz9"><progress id="1jhz9"><thead id="1jhz9"></thead></progress>
      <address id="1jhz9"><thead id="1jhz9"></thead></address>

      <noframes id="1jhz9">

        安全管理網

        企業遲報礦難,草菅人命國法難容

        作者:曹玉兵  來源:現代快報 
        評論:  更新日期:2021年01月13日

        山東煙臺棲霞市笏山金礦事故,截至發稿時,救援仍在進行中。

        22條生命生死未卜,牽動人心。讓人憤怒的是,這起事故發生在1月10日14時,但企業向當地應急管理部門報告時,已經是11日20時,足足遲報了30小時。

        人命關天,生命至上。企業發生事故及時上報,就能取得主動,贏得救援時機。常識來看,早一分鐘上報,就能早一分鐘采取措施,救援成功的幾率就多一分,同時也就可能減少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

        笏山金礦發生事故后,企業只顧組織救援,卻始終沒有向應急管理部門報告,直到發現救援難度超出自身能力,不得已才上報“求援”。企業遲報,置井下員工生命于不顧,是對法律法規的蔑視,更是對生命的漠視,無異于草菅人命。

        《生產安全事故報告和調查處理條例》規定,事故單位負責人在接到現場報告后,應當在1小時內向地方政府部門上報事故信息,任何單位和個人對事故不得遲報、漏報、謊報或瞞報。

        遲報瞞報,國法難容。一些企業負責人心存僥幸,發生意外,不是想著及時上報,而是能瞞則瞞、能捂則捂、能拖則拖;有的不是爭取時間搶險救援,而是“爭取時間”將事故“大事化小”,企圖逃避處罰。

        2019年12月4日,湖南瀏陽市一煙花制造公司發生爆炸事故,造成13人死亡、13人受傷。事發當天中午,當地上報的傷亡情況為1死1傷,有媒體質疑后,又改稱是7死13傷,后湖南省成立調查組調查核實另有6人死亡。瞞報謊報,丑態百出。2020年12月25日,山西省交口縣桃紅坡鎮華瑞煤業發生事故。礦方不是及時上報,而是清理事故現場,毀滅證據,封鎖事故信息,同時私下里與死者家屬協商。

        遲報瞞報現象屢禁不止,根本原因在于違法違規成本太低。曾有報道指出,一些地方企業和官員“遲報瞞報”動機很明確:真實上報會被處罰,“遲報瞞報”即使被發現,受到的處罰也差不多,所以一旦出事,首先想的是,“先瞞了再說”“發現了再報不遲”。還有一些企業責任人相信“錢能擺平一切”,發生事故后忙于“善后”、搞定“關鍵人員”。

        兩高《關于辦理危害礦山生產安全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明確規定:礦山生產安全事故發生后,負有報告職責的人員不報事故情況,應當認定為《刑法》第139條的“情節嚴重”予以處罰。不過實踐中,僅因遲報瞞報受到刑罰的案例并不多見。因此,對遲報瞞報必須加大處罰力度,敢于“亮劍”,特別是依法追究相關責任人的刑事責任。笏山金礦事故,對于遲報的企業責任人,必須依法嚴懲。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12月15日,棲霞應急管理局執法人員曾深入金礦700米礦井作業一線進行現場檢查。安檢不是走過場,必須檢查到位,防范到位,責任到位,將隱患降低到零。安檢不到一個月,礦山就發生了爆炸事故。公眾有理由追問:前腳檢查后腳出事,監管是否存在疏漏和失職?

      1. Tag:遲報礦難.遲報相關內容
      2. 沒有相關信息!
        網友評論 more
        創想安科網站簡介會員服務廣告服務業務合作提交需求會員中心在線投稿版權聲明友情鏈接聯系我們
        幸运快三下载app